首 页

  李 星 星 事 件

           “李星星事件”(也称鲍毓明事件)作为中国法律的历史性事件,是一场发生于2020庚子年由诬告陷害和虚假新闻引发的空前网暴。骗婚女韩婷婷捏造骇人听闻的小作文“性侵未成年女儿”诬告鲍毓明律师并上网炒作,自诩严肃媒体的《南风窗》不作任何核实便照搬并渲染后将其化名李星星以新闻之名一炮打响,形形色色的媒体、明星大V,专业人士、营销号等为博取流量竞相添油加醋造谣传谣,境内外极端女权更将其树为中国米兔运动的一面大旗,顿时形成排山倒海的舆论风暴频上热搜轰动全球,侮辱恐吓谩骂网暴人肉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有组织有计划地内外勾结以舆论左右司法,将两度临危受命帮中国企业解除美国制裁的鲍律师置于死地,更借机攻击中国政府包庇枉法忽视妇女权益,司马之心昭然若揭。
           尽管鲍律师经中国最高执法和检察机关严苛漫长的彻查后认定无性侵、无未成年人、无父女关系并撤案,但在扭曲的舆论压力和恶化的中美关系下,早已凭美国护照通过年检的中国律师证被以国籍为由吊销,又借此无关理由将为应对制裁和一带一路日夜操劳的引进专家,冠以“美国人”用狠话驱逐出境来安抚舆情并扬国威,导致与八十多的老父母后会无期、学业事业全部中断、难以在中国起诉维权。网暴受害者被莫须有地顶格处罚,而诬陷网暴者们却无人敢有丝毫得罪,“谁能闹谁有理”大行其道,以致网暴之风愈演愈烈,小作文社死竞相效仿,极端女权成社会毒瘤,性别矛盾日益加深,网络环境更加恶化,可谓亲者痛仇者快。
           由于网暴期间曾有组织万人上书美国政府请愿要求处罚鲍律师,回美重开律所的他又受到了美国政府历时八个月的调查,最终认定所谓的职业不当行为无需处理并撤案。尽管鲍律师在中美两国都经受住了严苛的法律检验,仍因法外狂徒的恶行遭受了无法弥补且仍在持续的巨大损失,虽多方控诉均石沉大海。即使这样还不罢手,为给此暴行遮羞仍无拘无束地继续造谣抹黑,同时竭力打压删除质疑此事的声音,包括对鲍律师十年之久的微博无端炸号封口。
           本站致力于将“李星星事件”的原委始末及相关证据尽可能详尽地还原呈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我们记住这场事件,它不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更是涉及中国司法、媒体、网络、女权乃至中美外交和贸易战等诸多方面的历史性事件,值得很多人反思和警醒,希望它既是空前,也能绝后。

控告李星星涉嫌五项罪名

           鲍律师于2020年四五月间向专案组陆续递交了四份控诉书,控告韩某婷女士(化名李星星)及其同伙涉嫌五项罪行,专案组也正式收取并书面答应:因这些控诉与本案涉及同一件事,会一起处理并在公布案件结果时一并答复...

吊销律师执业证的情况说明

           舆论没左右司法,却左右了司法局,法律对律师执业根本无国籍要求,司法局也曾在提交美国护照后年检,网暴后却吊销了未年检的失效证件,未按政策免于处罚,也未依法听证,更以此为由驱逐出境,令害人者昌受害者亡...

鲍毓明退出中兴通讯董事行列

            鲍律师被网暴期间的热搜话题之一,鲍律师在中兴通讯的任职情况被肆意歪曲,比如说是美国中情局派来的,在公司当太上皇横行霸道作威作福等等,极尽造谣抹黑之能事,现将任职情况简要介绍以正视听...

《我的二〇二〇》年终总结

           鲍律师的2020年终总结,当年12月31日发于微博。鲍律师于2020年底经三个多月的与世隔绝后到达美国,回想这一年接连四件跌宕离奇的遭遇,本不迷信的他也不禁感慨,本命年恰逢多事的庚子,难免生出百年一遇的事端...
本站仍在不断更新,欢迎经常回来访问,有任何建议请发电邮至lxx@chinalaw.org,感谢关注和支持!